這篇文章,打算再一次論述臉書與媒體使用。

而我知道這樣的論述會一直不斷進行下去,只要我們有網路。我記得第一次使用電腦,是國小時參加打字隊。那時候需要輸入指令進入系統。推算一下,已經是19年前的事情。

今日觀影遊牧《虛擬時間漫遊者》,影後與導演討論有關於臉書與視覺主流的媒體傳播之下,其實多少排除了無法使用臉書或是美體的其他群眾。那麼我們不斷積累的現在(或是從網路開始發達到現在),所共同建構的當代社會,是不是也只是部分擁有視覺能力的人群所建構。的確,未來的技術有辦法讓人們設法記錄嗅覺、觸覺等感知,但這似乎不是問題的核心。

喬治歐威爾的1984,敘述未來的世界,有無限個監視器對著我們。這些所有留下來的檔案,其實可以回推我們是怎麼樣的個體,甚至形塑個性。但是問題就在於,自由意志不會因為這樣的累積產生變形,過去的自己,怎麼能夠完整發展成未來的自己?這並非說記憶無用,而是仰賴媒體記憶的片刻,不斷生產的數位資料,其實不能真正代表什麼。

除非重整使用。也許這個問題也凸顯我是個不相信時間存在的人。時間只是個載體,我認為身體或形體的腐壞,都是時間對物的質變與裝載。資訊不會自動形成知識。那麼。我們每日所形成的思維,價值的流動,會不會縮限在某個平台(臉書、gmail、instagram..)。另一程度來說,我其實也肯定思維與日常的辯證。只是這些是否真的產生轉化。

這部電影協助我整理某一些想法,對比導演陳述這些日常不斷累積的生活影像是詩意的,也另外提到自己沒有處理政治面向(當權者會如何使用這些影像資料)。我反而覺得這些資訊反而某一程度使得個體性抽離。這些抽離的個體性所形成的群體,誤以為視覺即是真實,在快速的影像資料堆疊與累積之下而感知麻痺。

影像的隱晦,在所有速食咀嚼的當代(而且會加速咀嚼數度),更難以被再三閱讀與思辨。我真正害怕的是如此。影像的傳遞方便性,取代思考的空間。並非反對網路,與視覺感知。而是我們是否真的分辨哪些資訊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,能夠幫助我們判斷與理解,甚至增長智慧。要離開的不是視覺主導的
世界,而是看到影像背後的文本意象。然後抽離既定的思考方式,重新感知這個世界。

老大哥還在, 1984的預言成真。可是在這時代的洪流之下,我們仍保有個體性。屬於自己的個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