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
25.045210,121.506493

獅子林旁邊有一間兼賣牛排和炒飯麵。隱身在周遭已經倒閉的幾個設施之中。看到這一景,不免想到全台灣在形容或敘述一個場域的榮景,總是用西門町來做比喻(而且都是過去式)。

獅子林風風雨雨,想到今年和中國城記錄策展團隊在講座時討論。兩個建築物都是住商合辦,興建時期同樣接近。下場也很類似,昨日影後幾個人在附近吃飯笑稱獅子林從少年哪吒之後就沒有變。裡面黑道勢力佔據,二三樓的電玩行業,少數經營的禮服店,和多數鐵門下拉的商店,與四樓燈火通明的新光影城對比。

不過罪與惡哪有那麼容易區別分離。勢力派系自然會找到機會與方式生長。有時候我會覺得西門町的活力來自這樣的氛圍環境。每個在地的攤販與生意人都知道遊戲規則。歌照放,舞照跳。

至於人來人往的人客,牽手的情侶,外國旅客,慾望要被滿足本來就不是太困難的事情。只要幾個相似地標與氣味,夜市小吃與全球化殖民地景下的肯德基麥當勞,人來人往場面足,其實八九成了。

如果要研究台灣文化。這些場域的生猛威力構築了基礎的想像。


獅子林商業大樓門口。台北西門町。20160508攝